李宏毅强化学习课程笔记 PG PPO Q-Learing

Info

课件下载:Hung-yi Lee - Deep Reinforcement Learning

课程视频:DRL Lecture 1: Policy Gradient (Review) - YouTube

  • Change Log
    • 20191226: 整理 PPO 相关资料
    • 20191227: 整理 Q-Learning 相关资料
    • 20200906: 拖延半年多没有整理笔记,将剩下的内容整理到单独的笔记中。

我的笔记汇总:

RL 基础

强化学习基本定义:

  • Actor:可以感知环境中的状态,通过执行不同的动作得到反馈的奖励,在此基础上进行学习优化。
  • Environment:指除 Actor 之外的所有事务,受 Actor 动作影响而改变其状态,并给 Actor 对应的奖励。
  • on-policy 和 off-policy 的区别在于 Actor 和 Environment 交互的策略和它自身在学习的策略是否是同一个。

一些符号:

  • State s 是对环境的描述,其状态空间是 S。
  • Action a 是 Actore 的行为描述,其动作空间是 A。
  • Policy π(as)=P[At=aSt=s]\pi(a|s)=P[A_t=a|S_t=s] 代表在给定环境状态 s 下 动作 a 的分布。
  • Reward r(s,a,s){r(s,a,s^{\prime})} 在状态 s 下执行动作 a 后,Env 给出的打分。

Policy Gradient

Policy Network 最后输出的是概率。

目标:调整 actor 中神经网络 policy π(θ)\pi(\theta),得到 a=π(s,θ)a=\pi(s, \theta),最大化 reward。

trajectory τ\tau 由一系列的状态和动作组成,出现这种组合的概率是 pθ(τ)p_{\theta}(\tau)

pθ(τ)=p(s1)pθ(a1s1)p(s2s1,a1)pθ(a2s2)p(s3s2,a2)=p(s1)l=1Tpθ(atst)p(st+1st,at)\begin{array}{l}{p_{\theta}(\tau)} \\ {\quad=p\left(s_{1}\right) p_{\theta}\left(a_{1} | s_{1}\right) p\left(s_{2} | s_{1}, a_{1}\right) p_{\theta}\left(a_{2} | s_{2}\right) p\left(s_{3} | s_{2}, a_{2}\right) \cdots} \\ {\quad=p\left(s_{1}\right) \prod_{l=1}^{T} p_{\theta}\left(a_{t} | s_{t}\right) p\left(s_{t+1} | s_{t}, a_{t}\right)}\end{array}

reward :根据 s 和 a 计算得分 r,求和得到 R。在围棋等部分任务中,无法获得中间的 r(下完完整的一盘棋后能得到输赢的结果)。

需要计算 R 的期望 Rˉθ\bar{R}_{\theta},形式和 GAN 类似。如果一个动作得到 reward 多,那么就增大这个动作出现的概率。最终达到 agent 所做 policy 的 reward 一直都比较高。

Rˉθ=τR(τ)pθ(τ)\bar{R}_{\theta}=\sum_{\tau} R(\tau) p_{\theta}(\tau)

强化学习中,没有 label。需要从环境中采样得到 τ\tau 和 R,根据下面的公式去优化 agent。相当于去求一个 likelihood。

f(x)=f(x)f(x)f(x)=f(x)logf(x)\nabla f(x) = f(x) \frac{\nabla f(x)}{f(x)}= f(x) \nabla \log f(x) ,这一步中用到对 log 函数进行链式求导。

Rˉθ=τR(τ)pθ(τ)\nabla \bar{R}_{\theta}=\sum_{\tau} R(\tau) \nabla p_{\theta}(\tau)

=Eτpθ(τ)[R(τ)]logpθ(τ)]1Nn=1NR(τn)logpθ(τn)=1Nn=1Nt=1TnR(τn)logpθ(atnstn)\begin{array}{l}{=E_{\left.\tau \sim p_{\theta}(\tau)[R(\tau)] \log p_{\theta}(\tau)\right]} \approx \frac{1}{N} \sum_{n=1}^{N} R\left(\tau^{n}\right) \nabla \log p_{\theta}\left(\tau^{n}\right)} \\ {=\frac{1}{N} \sum_{n=1}^{N} \sum_{t=1}^{T_{n}} R\left(\tau^{n}\right) \nabla \log p_{\theta}\left(a_{t}^{n} | s_{t}^{n}\right)}\end{array}

参数更新方法:

  1. 在环境中进行采样,得到一系列的轨迹和回报。
  2. 利用状态求梯度,更新模型。如果 R 为正,增大概率 pθ(atst)p_{\theta}(a_t|s_t), 否则减少概率。
  3. 重复上面的流程。

PG 的例子

训练 actor 的过程看成是分类任务:输入 state ,输出 action。

最下面公式分别是反向传播梯度计算和 PG 的反向梯度计算,PG 中要乘以整个轨迹的 R。

PG

tip 1: add a baseline

强化学习的优化和样本质量有关,避免采样不充分。Reawrd 函数变成 R-b,代表回报小于 b 的都被我们当成负样本,这样模型能去学习得分更高的动作。b 一般可以使用 R 的均值。

tip 2: assign suitable credit

一场游戏中,不论动作好坏,总会乘上相同的权重 R,这种方法是不合理的,希望每个 action 的权重不同。

  1. 引入一个 discount rate,对 t 之后的动作 r 进行降权重。
  2. 利用 Advantage Function 评价状态 s 下动作 a 的好坏 critic。

Assign Suitable Credit

PPO: Proximal Policy Optimization

importance sampling

假设需要估计期望 Ex p[f(x)]E_{x~p[f(x)]},x 符合 p 分布,将期望写成积分的形式。由于在 P 分布下面很难采样,把问题转化到已知 q 分布上,得到在 p 分布下计算期望公式。

上面方法得到 p 和 q 期望接近,但是方差可能相差很大,且和 p(x)q(x)\frac{p(x)}{q(x)} 有关。

原分布的方差:

Varxp[f(x)]=Exp[f(x)2](Exq[f(x)])2\operatorname{Var}_{x-p}[f(x)]=E_{x-p}\left[f(x)^{2}\right]-\left(E_{x-q}[f(x)]\right)^{2}

新分布的方差:

Varxp[f(x)]=Exp[f(x)2](Exp[f(x)])2Varxq[f(x)p(x)q(x)]=Exq[(f(x)p(x)q(x))2](Exq[f(x)p(x)q(x)])2=Exp[f(x)2p(x)q(x)](Exp[f(x)])2\begin{array}{l}{\operatorname{Var}_{x \sim p}[f(x)]=E_{x \sim p}\left[f(x)^{2}\right]-\left(E_{x \sim p}[f(x)]\right)^{2}} \\ {\operatorname{Var}_{x \sim q}\left[f(x) \frac{p(x)}{q(x)}\right]=E_{x \sim q}\left[\left(f(x) \frac{p(x)}{q(x)}\right)^{2}\right]-\left(E_{x \sim q}\left[f(x) \frac{p(x)}{q(x)}\right]\right)^{2}} \\ {=E_{x \sim p}\left[f(x)^{2} \frac{p(x)}{q(x)}\right]-\left(E_{x \sim p}[f(x)]\right)^{2}}\end{array}

在 p 和 q 分布不一致时,且采样不充分时,可能会带来比较大的误差。

Issue of Importance Sampling

从 On-policy 到 Off-policy

on-policy 时,PG 每次参数更新完成后,actor 就改变了,不能使用之前的数据,必须和环境重新互动收集数据。引入 pθp_{\theta \prime} 进行采样,就能将 PG 转为 off-ploicy。

和之前相比,相当于引入重要性采样,所以也有前一节中提到的重要性采样不足问题。

Jθ(θ)=E(st,at)πθ[pθ(atst)pθ(atst)Aθ(st,at)]J^{\theta^{\prime}}(\theta)=E_{\left(s_{t}, a_{t}\right) \sim \pi_{\theta^{\prime}}}\left[\frac{p_{\theta}\left(a_{t} | s_{t}\right)}{p_{\theta^{\prime}}\left(a_{t} | s_{t}\right)} A^{\theta^{\prime}}\left(s_{t}, a_{t}\right)\right]

PPO/TRPO

为了克服采样的分布与原分布差距过大的不足,PPO 引入 KL 散度进行约束。KL 散度用来衡量两个分布的接近程度。

JPPOθ(θ)=Jθ(θ)βKL(θ,θ)J_{P P O}^{\theta^{\prime}}(\theta)=J^{\theta^{\prime}}(\theta)-\beta K L\left(\theta, \theta^{\prime}\right)

TRPO(Trust Region Policy Optimization),要求 KL(θ,θ)<δK L\left(\theta, \theta^{\prime}\right)<\delta

JTRPOθ(θ)=E(st,at)πθ[pθ(atst)pθ(atst)Aθ(st,at)]J_{T R P O}^{\theta^{\prime}}(\theta)=E_{\left(s_{t}, a_{t}\right) \sim \pi_{\theta^{\prime}}}\left[\frac{p_{\theta}\left(a_{t} | s_{t}\right)}{p_{\theta^{\prime}}\left(a_{t} | s_{t}\right)} A^{\theta^{\prime}}\left(s_{t}, a_{t}\right)\right]

KL 散度可能比较难计算,在实际中常使用 PPO2。

  • A>0,代表当前策虑表现好。需要增大 π(θ)\pi( \theta ),通过 clip 增加一个上限,防止 π(θ)\pi( \theta ) 和旧分布变化太大。
  • A<0,代表当前策虑表现差,不限制新旧分布的差异程度,只需要大幅度改变 π(θ)\pi( \theta )

参考 【点滴】策略梯度之PPO - 知乎

PPO algorithm

系数 β\beta 在迭代的过程中需要进行动态调整。引入 KLmaxKLminKL_{max} KL_{min},KL > KLmax,说明 penalty 没有发挥作用,增大 β\beta

Q-Learning

value-base 方法,利用 critic 网络评价 actor 。通过状态价值函数 Vπ(s)V^{\pi}(s) 来衡量预期的期望。V 和 pi、s 相关。

  1. Monte-Carlo MC: 训练网络使预测的 Vπ(sa)V^{\pi}(s_a) 和实际完整游戏 reward GaG_a 接近。
  2. Temporal-difference TD: 训练网络尽量满足 Vπ(st)=Vπ(st+1)+rtV^{\pi}(s_t)=V^{\pi}(s_{t+1}) + r_t 等式,两个状态之间的收益差。

MC: 根据策虑 π\pi 进行游戏得到最后的 G(a)G(a),最终存在方差大的问题。Var[kX]=k2Var[X]\operatorname{Var}[k X]=k^{2} \operatorname{Var}[X]

TD: r 的方差比较小,Vπ(st+1)V^{\pi}(s_{t+1}) 在采样不充分的情况下,可能不准确。

Another Critic

State-action value function Qπ(s,a)Q^{\pi}(s, a):预测在 pi 策略下,pair(s, a) 的值。相当于假设 state 情况下强制采取 action a。

对于非分类的方法:

Q-Learning

  1. 初始 actor π\pi 与环境互动
  2. 学习该 actor 对应的 Q function
  3. 找一个比 π\pi 好的策虑:π\pi \prime,满足 Vπ(s,a)Vπ(s,a)V^{\pi \prime}(s,a) \ge V^{\pi}(s,a), π(s)=argmaxaQπ(s,a)\pi^{\prime}(s)=\arg \max _{a} Q^{\pi}(s, a)

在给定 state 下,分别代入 action,取函数值最大的 a,作为后面对该 state 时采取的 action。

证明新的策虑存在:

Target NetWork

左右两边的网络相同,如果同时训练比较困难。简单的想法是固定右边的网络进行训练,一定次数后再拷贝左边的网络。

Exploration

Q function 导致 actor 每次都会选择具有更大值的 action,无法准确估计某一些动作,对于收集数据而言是一个弊端。

  • Epsilon Greedy
    • 小概率进行损失采样
  • Boltzmann Exploration
    • 利用 softmax 计算选取动作的概率,然后进行采样

Replay buffer

采样之后的 (st,at,rt,st+1)(s_t, a_t, r_t, s_{t+1}) 保存在一个 buffer 里面(可能是不同策虑下采样得到的),每次训练从 buffer 中 sample 一个 batch。

结果:训练方法变成 off-policy。减少 RL 重复采样,充分利用数据。

Typical Q-Learning Algorithm

Q-Learning 流程:

Double DQN DDQN

  • Q value 容易高估:目标值 rt+maxQ(st+1,a)r_t + maxQ(s_{t+1}, a) 倾向于选择被高估的 action,导致 target 很大。
  • 选动作的 Q’ 和计算 value 的 Q(target network) 不同。Q 中高估 a,Q’ 可能会准确估计 V 值。Q’ 中高估 a ,可能不会被 Q 选中。

Dueling DQN

改 network 架构。V(s) 代表 s 所具有的价值,不同的 action 共享。 A(s,a) advantage function 代表在 s 下执行 a 的价值。最后 Q(s,a)=A(s,a)+V(s)Q(s, a) = A(s, a) + V(s)

为了让网络倾向于使用 V(能训练这个网络),得到 A 后,要对 A 做 normalize。

Prioritized Reply

在训练过程中,对于经验 buffer 里面的样本,TD error 比较大的样本有更大的概率被采样,即难训练的数据增大被采样的概率。

Multi-step

综合 MC 和 TD 的优点,训练样本按一定步长 N 进行采样。MC 准确方差大,TD 方差小,估计不准。

Noisy Net

  • Noise on Action:在相同状态下,可能会采取不同的动作。
  • Noise on Parameters:开始时加入噪声。同一个 episode 内,参数不会改变。相同状态下,动作相同。
    更好探索环境。

Distributional Q-function

Q 是累积收益的期望,实际上在 s 采取 a 时,最终所有得到的 reward 为一个分布 reward distribution。部分时候分布不同,可能期望相同,所以用期望来代替 reward 会损失一些信息。

Distributional Q-function 直接输出分布,均值相同时,采取方差小的方案。这种方法不会产生高估 q 值的情况。

Rainbow

rainbow 是各种策略的混合体。

DDQN 影响不大。

Continuous Actions

action 是一个连续的向量,Q-learning 不是一个很好的方法。

a=argmaxaQ(s,a)a=\arg \max _{a} Q(s, a)

  1. 从 a 中采样出一批动作,看哪个行动 Q 值最大。
  2. 使用 gradient ascent 解决最优化问题。
  3. 设计一个网络来化简过程。
    1. \sumμ\mu 是高斯分布的方差和均值,保证矩阵一定是正定。
    2. 最小化下面的函数,需要最小化 aμa - \mu

Reference

李宏毅强化学习课程笔记 PG PPO Q-Learing

https://blog.xiang578.com/post/reinforce-learnning-basic.html

作者

Ryen Xiang

发布于

2019-12-26

更新于

2023-03-24

许可协议


网络回响

评论